在演講之後,寫演講之前

這是一篇周末深夜的 murmur 文....

這禮拜三到元智講了一場6小時的短期課程
其實這件事情,差不多在開講的一個禮拜之前都一直讓我很苦惱
甚至一度陷入迷惘之中。

準備

課程的教材,是從我以前上課的各種課程講義、研究所整併出來的,雖然沒有一字一句重新刻出那些東西,但光是要整合內容也花了我不少時間。每天都是靠著下班後的晚上,整理歸納這些資料。上課前一晚,花了一點時間備課,我一頁一頁看,幾乎是用掃的吧!就差不多花了我2個半小時了。 
  跟過去在學校上課有所不同之處,便是在這次的投影片加上了一些「領悟」,相當於是在放大絕吧!雖不知道別人是否也能感同身受,不過我所參透的東西,也算是精銳盡出了。

我的迷惘

在準備講義的那幾天,突然某個晚上,我在陽台抽菸的時候,竟興起了一種:「我真的喜歡 RF 嗎?」的念頭。說起來真的很悲哀,畢竟已經在這個領域投入了十幾年光陰(資歷尚不能稱之為深),現在才會有這種疑惑。
 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這樣。但是我真的要說,做 RF 真的做得好累。可能是研究做了好幾年,一直拼命在追新技術,想突破,坐困愁城,等等等.... 反正我不會形容啦!

我到底會什麼?

  說了不怕大家笑,雖然讀的是電波組,在電波領域打滾也好幾年,但是最困擾我的事情是什麼,我幾乎不敢說出口。這件事就是,我其實不太敢承認自己是念電波的。因為身為一個電波組的學生,我是覺得我打研究所開始都一直很不務正業,花了大把的時間在搞數位電路、混合訊號、EDA模型那類東西。在大家都各自出社會工作後,私底下也跟我同是Digital RF Group的學弟說,我覺得我真的不配說自己的讀電波的啊~ 想不到,身在大M的強者我學弟,竟然跟我有同樣的感覺。  
  我到底會什麼?其實我真的不知道。如果要說有一個什麼是我真的很專精的,我大概只能說 Synthesizer 跟 ILO 吧!其他的都是略懂略懂.... 再說,Synthesizer 與 ILO 我也很久沒碰了,根本不知道現在技術已經發展到什麼程度了。說到這裡,真的很懷念以前在學校可以免費使用 IEEExplore 的日子啊!! 三不五時都可以搜尋一下關鍵字,看看又有什麼新論文在討論些什麼問題。其實到現在,我偶而都會想要搜尋看看,但是那個是要付費的,那就算了!

由衷感謝前輩使我感覺踏實起來

  這次去元智,賴教授拿到我的講義後,就跟我說,他看了就覺得我一定花超多時間在準備這些東西,很辛苦。我必須要說,這是我所聽過最窩心的話。如果別人說我很強,我會很心虛;但是別人說我很用心,我真的會覺得很實在、很踏實。  踏實的感覺真好!  

我適合教書嗎?

  下課時間,一夥人在那閒聊。蔡教授說我很適合教書,他說我的那一套,學生應該都很容易接受。關於適不適合教書這件事,我不知道怎麼講。或許我表達的方式,讓我成為一個適合站在講台、手執粉筆的人;可是,在大學任教,可不是只有教書這件事情而已。或許我真的是個適合教書的人,可是我很清楚知道,我不太適合教授這個位置。「講課」這個技能,現在就暫時收在口袋中吧!
 

給未來的自己

  我現在總覺得自己是 RF 的逃兵。可是,我倒不是很在意,逃就逃吧!
目前大部分的精神都放在軟體上,踏入這個領域,等同於是一切重來,砍掉重練。
可是我依稀記得,18、9歲的我,剛上大學,那時我很熱愛計算機、很熱愛寫程式。

我想,我只是回頭再重新找尋自我而已吧!當個菜鳥,也是不錯的啦!

我希望未來,等到我在這條新的路上,越了幾個嶺、爬了幾座山之後,我還想回來做做RF。
看看是否能將RF跟software結合起來做點什麼啊,呵呵.... 應該會有發揮的空間才對呀!


沒有留言

技術提供:Blogger.